一枝一葉總關情 ——《民主與科學》刊發我社《中國珍稀瀕危植物繪譜》繪畫張浩專訪報道

發布日期:2019-07-02 來源:《民主與科學》2019年第3期 總第178期


編者按:《中國珍稀瀕危植物繪譜》由學苑出版社2019年4月出版,該書收錄了《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名錄(第一批)》(1999 年)和《全國極小種群野生植物拯救保護工程規劃(2011—2015年)》中的358個物種,根據植物的不同習性,從群落形態、個體,以及花果特征細節等方面,以中國傳統繪畫形式描繪,并配以嚴謹的文字介紹,是首次系統、完整地以中國傳統繪畫手法,描繪中國珍稀瀕危植物的嘗試。學苑出版社網絡·宣傳部就有關問題采訪了學苑出版社總編孟白先生和繪畫張浩先生。

問:

出版社最初找到您,想請您繪制《繪譜》時,您有什么想法?是什么原因促使您接下這部書的繪畫創作?

張浩:

我覺得特別有必要出一本關于珍稀瀕危植物的科普繪本。我國幅員遼闊,孕育了豐富的植物資源,據有關資料顯示,我國近3萬種高等植物中至少3000種處于受威脅或瀕臨滅絕的境地。歷史上,由于對珍稀植物保護不夠,造成其日益減少,有的甚至瀕于絕跡;近50年來,我國約有200種植物滅絕。用繪畫的形式讓更多的人了解、關注它們,喚醒人們珍愛自然、保護生態環境的意識,一直是我的一個愿望。能有這樣一個機會實現自己的愿望是件開心的事情。

問:

您為何選擇用中國傳統繪畫手法來表現中國珍稀瀕危植物?是否做過其他的創作嘗試,效果如何?

張浩:

最初接稿的時候,我與責編周鼎老師確定了一個方向,除了展現科學性、藝術性之外,中國的植物一定要有“中國味道”。

之前我搜集到的植物畫繪本大多采用帶有明暗變化的西方繪畫語言,比如水彩、水粉、日本畫等。在對比、參照了“中國植物畫第一人”曾孝濂老先生、比利時花卉畫家雷杜德,以及一些日本植物畫家的繪畫風格后發現,他們多偏重寫實,好像描繪照片的感覺。我也曾嘗試采用類似的手法進行創作,但效果不佳。“照片”畫得再像,只能展現片面的角度,有一定局限性。

我們希望將植物不同角度的美感融入一幅畫面中,進而表現它的生命狀態、生長狀態,而不僅僅是截取它的一個片面,或是死板的標本解剖圖。

于是我想到了中國古畫中的植物。比如:東晉顧愷之《洛神賦圖卷》出現的多種樹木花草(梧桐、銀杏、松樹等)以及樹的混雜與意境,古人張彥遠評價此畫“列植之狀,則若伸臂布指”,把樹木以人的情態加以表現;宋代李唐《采薇圖》,宋徽宗《聽琴圖》中的松樹、藤蘿、竹子等植物,南宋楊婕妤的《百花圖卷》,繪畫非常精致;宋徽宗的《唐十八學士圖》中,一草一木細膩精致,非常典雅耐看;明代仇英《獨樂園圖》中的旅人蕉、鶴望蘭等等。這些傳世古畫中的植物,無不具有一種中式古典的審美意蘊。

800.jpg

云南穗花杉

潤染罩色過程圖

用中國傳統繪畫的表現手法、構圖方式,描繪中國的瀕危植物,恰恰能夠突出這些瀕危植物的“中國味道”。這也是《繪譜》的一大特色。讀者可以在欣賞植物“東方韻味”的同時,領略中國傳統繪畫高雅的藝術氣韻。

我們嘗試將科學性和藝術性融入中國畫的線條、筆墨中,通過毛筆在宣紙上的線條勾勒、潤染,展現中國傳統繪畫千百年傳承下來的,一種人與自然和諧相處、人與自然共融的關系。這個想法同樣得到北京師范大學植物學家劉全儒教授的肯定。

問:

在《繪譜》的創作過程中,您都借鑒和參考了哪些資料?

張浩:

在這部繪譜的創作過程中,主要以中國林業出版社的《中國珍稀瀕危植物圖鑒》為藍本,參考了諸多權威性的網絡平臺,如:中國珍稀瀕危植物信息系統、中國數字植物標本館、中科院植物研究所中國植物圖像庫、植物界、中國野生植物資源信息系統、中國植物志、中國數字科技館的中國瀕危植物網站等。還參閱了一些國外的植物繪本,如:比利時植物畫家雷杜德《手繪花卉圖譜》、日本植物畫家細井徇《詩經名物圖解》等等。同時,在繪制過程中,還得益于北京師范大學植物學家劉全儒教授的悉心指導。

問:

您認為《繪譜》的藝術創作成分占多少?如何平衡一幅作品的科學性與藝術性?

張浩:

作為一部描繪中國珍稀瀕危植物的《繪譜》,首先要尊重每種植物的科學性,畫面的藝術性是在這個基礎上構思完成的,藝術創作成分占到四成吧。與一般的繪畫創作比較,《繪譜》相對難度較大,從造型構圖到勾線潤色,要反復研究植物的特點與生長狀態,盡可能多地認識它、了解它、熟悉它。

藝術創作有人為的東西在,但絕不能臆斷取舍,一切都要以科學性為前提。比如描述紅豆杉葉子的尖,科學語言有劍尖、微尖、突尖、極尖,非常精準、嚴謹。但藝術創作不同,是加入了人文感情色彩的。比如,我認為葉子好看,就把它畫大、畫精致,不好看可以不畫。我最初學畫,老師講玫瑰花可以不畫它的刺,因為刺扎人,可以省略。在畫這套書稿時,我想這個“刺”不能省,因為刺是植物自我保護中一種非常重要的功能,必須展現出來。此外,刺是偏下還是偏上,方向很有講究。這方面我學習、借鑒了齊白石老先生的一些畫作、訪談記錄和書籍。

400.png

油麥吊云杉素描過程與對比照

我喜歡鉆牛角尖,在創作中特別注意尊重事物本身的樣貌特征,以科學嚴謹的態度去對待畫作,唯恐藝術表現超出實際而給人誤導。

當畫面的形式美感不被學術指導認可時,我會馬上推倒重來,重新理解植物的生命特征,廣泛搜集資料,研讀理解之后再動手去畫。比如短葉黃杉的繪制,過程比較曲折。第一版完成稿用時半個月,當時自己特別滿意,認為畫面層次和構圖已經“近乎完美”。但中國科學院植物所的專家指出了兩處科學性的錯誤,一是球果苞鱗是應伸出種鱗之外的;二是球果生長于側枝頂而不是主枝頂。由于畫面出現嚴重錯誤,無論繪制過程多復雜、耗時多久,必須推倒重來。我的工作態度也得到了學術指導劉全儒教授的肯定。劉教授被譽為“華北植物第一人”,為人絲毫沒有“架子”,他對本書學術內容的把關認真、細致。有時畫到深夜12點,給他發信息詢問植物的樣貌特征,都是“秒回”,讓我非常感動。

問:

哪張圖畫的創作過程令您印象深刻?

張浩:

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喜馬拉雅密葉紅豆杉,原產地是我國的四川、云南、西藏,因為在紅豆杉科中五種紅豆杉的區別從外觀上不是很大。葉形上:東北紅豆杉,葉子先端凸尖;密葉紅豆杉,葉子先端急尖;喜馬拉雅紅豆杉,葉子先端漸尖;紅豆杉,葉子先端微急尖;南方紅豆杉,葉子先端漸尖,葉子彎鐮形。根據科學語言的描述,我對幾種紅豆杉進行了認真比較,做到胸有成竹,下筆成形。這幅畫一次通過劉教授的肯定,還被選為植物學會權威期刊《生物學通報》的封面用圖,劉全儒教授特意配文介紹。

400(1).png

上:喜馬拉雅密葉紅豆杉

下:喜馬拉雅紅豆杉、南方紅豆杉、紅豆杉

350.png

《生物學通報》2017年10月刊封面照

問:

您繪制一幅植物畫有哪些流程步驟,時間需要多久?繪制過程中,哪個步驟最關鍵,耗時最多?

張浩:

一幅植物畫的完成,前期準備功夫一定要做足。首先必須深入了解、熟悉植物,不是簡單對著照片或標本照搬,照片上面的角度是片面的,標本上的展示是呆板的。查閱資料通常要花費一周時間,與植物學家溝通、認證;然后繪制草圖,反復推敲構圖,力求畫面的形式美感;確認定稿后畫素描稿;根據素描稿再提煉線稿;線稿出來就要拷貝到宣紙上用毛筆勾勒;然后上板潤染空間層次,一遍遍罩色;最后下板托裱完成。整個過程花費十幾天左右,其中素描稿這個環節是最關鍵的,用時也最多。

問:

請問您花費最長時間的一幅植物畫是哪一幅?用了多長時間?

張浩:

花費時間最長的一幅是四川蘇鐵,它也叫“鳳尾鐵”。在這部繪譜中,蘇鐵科植物多達23種。蘇鐵植物大多用于觀賞,其中半數以上(13種)為中國特有。鳳尾鐵也是種群過小的植物之一。我特別喜歡它的植株形態,羽葉飄逸柔勁,長達3.5米,堪稱蘇鐵中的“美女”,非常漂亮。繪制鳳尾鐵的過程中修改次數最多,從起稿到完成植株全圖用時近1個月,改了四五版。還有畫妻子花、伯樂樹時,雖然沒有出現錯誤,但是畫面完整性不夠,依然需要推倒重來。

其實,修改、推倒的過程不是做無用功,這讓我積累了很多植物學知識,包括理解科學術語、判斷參考資料的權威性、如何篩選網絡信息等,為后續繪制工作以及與學術指導的溝通積累了更多經驗。

問:

創作過程中,哪些時刻您最開心?

張浩:

在創作過程中最開心的就是得到學術指導的肯定。劉教授常說,一定要去關注每一種植物的生命狀態,畫出它的精神,而不是冷冰冰的植物尸體(標本),這也是這部《繪譜》區別于普通植物解剖圖的地方。

2018年,學苑出版社聯合上海松江科技館舉辦了一場中國瀕危植物展,吸引了眾多青少年觀看,被媒體評價為“一次科學家與畫家的碰撞”。展覽畫作的原稿取自《繪譜》,是高清復制品。這場展覽是《繪譜》的一次“投石問路”,從社會反響來看,令人振奮。

任何一門文化藝術,它的社會性一定要體現“成教化、助人倫”。《繪譜》的創作初衷,就是喚起讀者對中國珍稀瀕危植物的重新審視,進而關注它、欣賞它、珍惜它、保護它,減少人為因素對環境的破壞,推進生態文明的建設。

我認為,一位畫家的社會責任感,就體現在其作品具有的社會價值上。我找到日本植物畫家細井徇創作的《詩經名物圖解》,他的取材全部源自于《詩經》里描繪的植物,令我非常感慨。國內方面,在查閱大量資料后,我發現如今像曾孝濂先生這樣,堅持繪制植物科學畫的人越來越少了。而植物科學家也有著同樣的擔憂,他們一直在期待能有人來做這樣一件事。

作為一名普通的美術工作者,我有幸承擔了中國珍稀瀕危植物的繪制工作,感到非常自豪、光榮,希望盡自己的努力把工作做好。在此,也呼吁更多的專業人士加入到科學繪畫的行列中來。

問:

回首三年多的創作經歷,您最想說的一句話是什么?

張浩:

“一枝一葉總關情”,清代畫家鄭板橋的這句詩,最能表達我的創作感受。每一種植物不但要畫得像,還要畫得準,更要畫得美!

三年多的時間,支撐自己完成這么一部大書的原因,不是繪畫水平有多高,而是對這件事情的感情有多濃、有多厚。繪制之余,我經常到公園、田野里找同一科、同一屬的類似植物進行對比。創作的過程,是一種享受自然之美的過程。現在我養成一個習慣,在路上哪怕看到一棵小草,都會停下來仔細觀察它的生長環境、樣貌特征。原來我認為花花草草很普通,通過繪制圖譜,發現這里大有學問,需要用心揣摩、不斷學習。

問:

如果滿分為100,您為自己創作的植物圖譜打多少分?為什么?

張浩:

如果用滿分100的話,我會給畫稿打60分。一件事情只要用心,會做到及格,精心就會做得更好一些,接下來的畫稿我會做到更好。

目前《繪譜》第一卷正式出版,相信未來這部書將出現在高校的相關院系中,成為一部重要的參考資料,供研究者使用。后續還會有第二卷、第三卷出版,雖然工作量很大,但我的心態輕松,因為這是件有意義的事。我會帶著信仰、帶著感情、帶著責任去畫,相信后面的畫作一定更加完美。

問:

作為與出版社合作多年的老朋友,您有什么話想要對出版社說?

張浩:

學苑出版社對書稿的定位準、起點高、標準嚴。令我感動的是,孟白社長對每一幅畫、每一處文字都做到事無巨細、悉究本末,多次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與我和劉全儒教授面對面溝通,分析畫作的呈現效果,植物的生境、特征是否表達充分。周鼎、康妮兩位編輯在工作中精細到位、不厭其煩,為繪譜增色不少。都說“三分畫七分裱”,為了完美展現畫作中植物須根的細膩,制作電子文件時,責編康妮要花費好幾個小時處理一張圖,最后呈現的效果錦上添花,比原作更加完美。對于畫中不足的地方,出版社會想辦法彌補,從設計、顏色搭配到多種款式的運用都非常用心,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出版團隊。

通過《繪譜》的繪畫創作,給我提供了一個與植物學家直接溝通交流的機會,讓我學會了用科學、嚴謹的態度對待事物,更讓我體悟到作為一名畫家的社會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,讓我懂得做一名成功畫家的真正意義。

有幸融入學苑出版社這個以弘揚民主、促進科學為理念的編創團隊,讓我倍感自豪。在與出版社的往來中,我得知學苑出版社是九三學社中央主管主辦的出版社,九三學社是以科學技術界高、中級知識分子為主的政黨,以民主、科學為宗旨,許多成員為中國科技事業做出了卓越貢獻。

如今,在九三學社領導的關心與幫助下,我有幸成為九三學社的一員,倍感自豪。九三學社所倡導的“傳承時代擔當,弘揚科學精神”,正是我的信仰與追求所在。在九三學社這個大家庭中,我深知自己的差距與不足,未來我將加強學養與修養,努力完善自己,認真總結、踏實創作,把這部具有時代與科學意義的《繪譜》畫好,為九三學社增光添彩!

責任編輯:馬莉莎

4.jpg5.jpg

6.jpg7.jpg

《民主與科學》(2019年第3期 總第178期)


微信圖片_20190604132428_副本.jpg

《中國珍稀瀕危植物繪譜》

(第一卷 蕨類植物·裸子植物)

精裝本

主 編:印 紅

審 核:劉全儒 馮金朝 孔宏智

繪 畫:張 浩

撰 文:惠岑懌

學苑出版社 2019年4月出版

北京雅昌藝術印刷有限公司 


微信圖片_20190604133613.jpg

張浩,河北安新人,祖籍白洋淀古鎮趙北口村,中學高級美術教師,河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、河北省攝影家協會會員。曾出版連環畫《烽火雁翎隊》(上下集)、詩畫集《泥鰍也是魚》,2012年進修于現代工筆畫院高研班,現供職于安新縣教育局。


北京pk历史记录 彩票3d如何能够赚钱吗 新浪微博发视频能赚钱吗 大顺彩票安卓 全民福州麻将官方版下载 捕鱼达人iphone版 手机qq游戏大厅 期期乐彩票首页 丝芙兰官网代购怎么赚钱 海南环岛赛 广东推倒胡麻将8局开挂 5千炮捕鱼 写美食评论赚钱网站 福建时时彩 白菜价折扣可以赚钱吗 山东时时彩 扣蔬菜大棚赚钱吗